你在这里

史书中对“狗官”的记载

近来抓捕贪官之事频出,其人数之多,胆子之大,数量之巨,实在让人咋舌。说百姓们欢欣鼓舞,又有些奇怪,究竟我们该欢欣什么呢?号称头脑清醒之人,就要寻找根源,诸如体制、法制、素质云云,起因太多,多到无从下手之程度。一位域外学者却说,此为两千多年来,中国官僚体制之延续或曰发展。不过老外之不良观点,却让我联想起近年来,自己研究“五行占”时,经常读到一些历史事件。抚今追昔,不免忧从中来,产生一些奇妙遐思。

所谓五行占,面上是古人用来算命之骗术,但自《汉书》开始,此后二十二史,许多史册中都有《五行志》记载。百年以来,它们被称为封建迷信、历史糟粕、伪科学等,遭到世人唾弃,这我都同意。只是当下阅读,却让我想到一点,中国古代社会并没有科学思想,宗教思想又那样凌乱,人们敬畏之心从何而来呢?孔子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此中针对鬼神,夫子所言为“敬”。我们也可以称孔老二愚昧,但是反过来说,毫无敬畏心之人,让他“务民之义”,或曰为人民服务,怎么可能呢?

前汉时期,昌邑王刘贺,他是汉武帝孙子,接替父位为王。刘贺平素胡作非为,内心却十分畏惧鬼神惩罚。比如有一天,有一只白狗没有尾巴,还戴着一种方山冠,跑进刘贺王宫;再如有一次,刘贺看到一只熊,身边人却都没看到;还有一次,大群乌雀聚集在宫殿上,也被认为是不祥之兆;再有一次,刘贺王座之上,莫名其妙地玷污许多血迹。为此,刘贺心怀恐惧,仰天长叹道:“为什么总会有不祥之物出现呢?”谋臣龚遂对刘贺说:“这些现象出现,是在警示你,在做事之品行上,你连庶民百姓都不如,怎么能够坐稳王位呢?”后来刘贺又应招入朝做皇帝,他在受玺二十七天中,做了一千多件荒唐事,平均每天四十余件,并且终日与宵小之徒鬼混。在位期间,刘贺做过一个怪梦,他看见苍蝇屎堆积在皇宫中,数量巨多,被瓦片盖着;他揭开瓦片一看,下面都是苍蝇屎。他又去问龚遂,这是什么预兆?龚遂回答:“《诗经》中说:‘营营青蝇,至于藩;恺悌君子,毋信谗言。’你身边集聚那么多小人,必然要引来祸患。看来我也要离开你了。”不久刘贺被废黜,他入京带来二百多人,几乎都被杀掉,只有龚遂等两三个正直之人,得以苟活下来。

《汉书·五行志》解释,此中大凶之兆是那条白狗:狗戴帽,预示着刘贺周围有一群狗官;狗无尾,预示着刘贺死后,无人接续其王位。尤其是汉代京房《易传》有定义曰:“君不正,臣欲篡,厥妖狗冠出朝门。”

汉灵帝在位时,宫中又出现狗戴帽穿衣现象。宫内有人给狗戴上帽子,系上印绶带,用来嘻笑取乐。突然有一条狗跑出朝门,钻进司空府里。人们看见这条狗戴帽穿衣,打扮成人形,都感到很奇怪。史官认为,此事与汉灵帝卖官有关。据《资治通鉴》记载:光和元年十二月,这一年,汉灵帝第一次开设“西邸”机构,公开出卖官位,按照官位不同,收取钱财多少不等。俸禄等级为二千石之官,卖二千万钱;四百石之官,卖四百万钱。对于按照德行依次当选之人,也要出一半钱,或者至少出三分之一钱。凡是卖官所得之钱财,在西园内,另外设立一个钱库贮藏起来。有人曾经到宫门上书,指定要买某县之县官职位,根据每个县区大小、贫富等好坏情况,县官之价格多少不等。富人买官,需要先交足钱之后才能上任;穷人买官,可以上任以后,再按照原定价格加倍偿还。相对而言,朝官价格要比地方官价格便宜。灵帝还私下命令身边之人,出卖三公、九卿等朝廷大臣官职,每个“公”卖一千万钱,每个“卿”卖五百万钱。当初汉灵帝做侯王时,一直苦于家境贫寒;等到他当皇帝以后,时常叹息前任汉桓帝不懂经营家产,没有集聚私房钱。所以他登基后才大肆卖官,聚敛钱财,作为自己私人积蓄。

《后汉书·五行志》记载这段荒谬历史,结合前述狗戴帽穿衣,走入司空府之事,史官几乎怒骂道:“强者贪如豺虎,弱者略不类物,实狗而冠者也。司徒,古之丞相,壹统国政。天戒若曰:宰相多非其人,尸禄素餐,莫能据正持重,阿意曲从。今在位者皆如狗也,故狗走入其门。”

翻遍廿四史,还有一段狗戴帽穿衣记载,那是在三国时期,公孙渊家中发生怪事。有一天,有一只狗戴着帽子,穿着红色衣服,走入公孙渊家厅堂。《晋书》认为,厅堂是高贵之地,走狗衣冠而入,预示着将有人要窃取尊位。此事不祥,必有横祸。后来公孙渊做事反复无常,一会儿投靠曹魏,一会儿取媚孙吴,最终谋反,自立为燕王,结果死于非命。

以上就是两千多年古史中,史官对于“狗官”之记载。多么荒谬、荒诞、荒唐啊,好在我们懂科学,要去其糟粕、取其精华。

2014年08月17日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