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风清扬

年纪很轻的时候,气宗弟子风清扬就已经被公认为华山派的第一高手。风清扬对这个评价并不感到愉快,原因有两个:第一,那个时候华山派很不景气,华山第一高手这个称号,就像清华第一美女一样,很像是包含着一些恶作剧的成分;第二,风清扬只觉得自己的剑法很了不起,别人却总是夸他内力了得,听到这些话,他的心态就类似于《围城》里的董斜川,好像毒瘾犯了的人,手边却只有香烟。

作为华山气宗的弟子,风清扬却对剑法特别感兴趣,这听来有些奇怪,其实却是当时的普遍现象。风清扬的父亲在气宗一直很有身份,所以,从生下来那一天起,风清扬就注定要把练气放在武学里至高无上的地位,这一点,他没有什么自主选择的权利。

那个时候剑宗、气宗的分歧虽然已经很大,但彼此间却还没有翻脸,两宗的掌门人还都在有所不为轩里办公,两派弟子也都在一个操场上练武。气宗练武形式比较枯燥,就是坐在那里,手捧着一本活字印刷的《青霞秘笈》(他们还没有资格练手抄本的《紫霞秘笈》)背一刻钟书,然后心中存想,构思小周天的运行。在气宗弟子看来,剑宗的孩子们练武的时候,根本就是在追逐打闹。气宗羡慕剑宗,就像是上语文课的小学生,羡慕上体育课的学生。

另外一点要说明的是,很多气宗弟子练《青霞秘笈》,其实没有什么前途。因为和剑宗的恶性竞争,气宗很多年来都在疯狂扩招,新收录的弟子,大多就是华山附近的农家子弟,从小就没有念过书,秘笈上有好多字都不认得,看的时候只好瞎猜。当然,风清扬的情况,稍稍有点不同。

风清扬文化底子打得很好,他面对的问题,也不是练不好气功,而是气功练得实在太好。十七岁那年,他就被特批开始紫霞神功的研习,这个纪录,后来一直也没有被人打破。

拿到《紫霞秘笈》,风清扬就整整一天也没有放下,但这也是唯一一次,后来风清扬就再也不曾向这本书看上一眼。

在风清扬看来,华山派不管是气功还是剑法,练下去撑死也就是一个二流高手。那个时候风清扬年纪还轻,心气很高,不能想象自己要作为一个二流人物在江湖上混一辈子。掉下悬崖发现武林秘笈,风清扬不指望这样离谱的好运。从小所受的道德教育限制,他也没有去少林盗取七十二绝技之类的打算。这样的话,风清扬想,自己要想成为高手的办法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创武功。

后来的江湖人都知道,华山派的绝顶高手风清扬,使得一手独孤九剑,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独孤九剑就是风清扬自创的武功。之所以自创剑法而不是内功,是因为剑法好像文学创作,气功好像学术研究,创作可以全靠天才,而研究没有一点专门的基础,再天才也没有用。风清扬觉得,自己虽然练过一点紫霞气功,但内力恐怕还是不能算有什么基础,练剑的天分自己看来倒是不错。至于为什么这套剑法会以独孤命名,则大约和当时的时代风气有关。

根据无聊人士的考证,《笑傲江湖》是明代的故事。那时候的人重视转贴而不鼓励原创。所以明人最大的兴趣就是假托古人伪造古董。比如现在我们还能看到《易筋》《洗髓》二经,就是明代人假托达摩老祖写的房中术教材。最后风清扬也未能免俗,终于把自创的剑法,假托给了一位叫独孤求败的古人。

在假托之前,风清扬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写一本二流小说,声称是古人的作品,从而增加一点印数多拿一点版税,那倒也是一件愉快的事。但自创了一套绝世武功,然后白白把发明权送给别人,却是无论如何有些舍不得的。思过崖前,明月松间,风清扬轻轻吟诵自创的剑诀,不禁弹剑长啸,实在想不通这套解构主义的剑法,能和那位传说中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的宋朝人有什么相似之处。但问题是,一般的武林人士宁可相信这一点。一套天下无敌的剑法,他们只愿意相信这是来自古人的冥授,而谁也不愿意像《百年孤独》里面,马贡多的阿卡迪奥那样说上一声,看哪,这是我们时代的伟大发明。

风清扬并不清楚在自己研究剑法的期间,气宗剑宗的关系已经糟糕到什么地步,他只是为了自己的剑术成就始终得不到认可深感苦闷。当时他已经击败了很多高手,名气很大,身后永远跟随着武林狗仔队和追星族。但好像谁也不认为这是他自创剑法的结果。风清扬和人比武,通常的情况总是这样:

举手之间,风清扬破了对方的绝招。

对方心服口服:“风少侠不愧是名门高弟,内功了得,华山气宗名不虚传。”

风清扬:“在下适才并非内力上胜过了阁下……”

对方不等他说完:“风少侠又何必过谦,风少侠年纪轻轻,内功居然已练到神而明之,若有若无的境界,在下佩服啊佩服!”

风清扬和人过招的时候,剑上本没有内力,别人当然更加不可能感受到他剑上的内力。但问题是,既然风清扬是华山气宗的弟子,那么别人理所当然的认为,他只能用气功来克敌制胜。既然风清扬用气功而自己感觉不到,那又只能是因为他掌握了一种独特的气功运使的方法。胜败乃兵家常事,大侠请重新来过,比武输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输了还不知道是怎么输的,那就未免丢脸。所以,当别派的高手败在风清扬手下之后,总会抛出诸如此类的一番赞誉,以表明自己虽然栽了,但并不糊涂。风清扬的剑上的内力尽管已经修炼到极其隐秘的地步,但自己还是能对此有所感知。于是,第一个人提出了无形剑气的说法,第二个人觉得这恰可以作为自己猜测的佐证,一传十十传百,风清扬的无形剑气,很快成了武林中尽人皆知的秘密。

风清扬其实很希望别人能关注到他剑法上的妙处。但既然所有人的心思全在那所谓的无形剑气上,也就没有人还在意他的剑法究竟如何。起先风清扬还竭力声辩自己的武功其实和内力没有关系,但是他很快就发现,这些话让自己既像是一个骗子,又像是一个白痴。说像骗子,是因为谁都觉得风清扬要别人关注他的剑法是在放烟幕,以掩盖他无形剑气的真正奥妙;说像白痴,则是因为这番谎言明明谁也欺骗不了,你还在那里反反复复的强调,那不是白痴是什么?

就这样,无形剑气的传说成了中国版的皇帝的新装。唯一的区别是,这个皇帝清楚那件新装并不存在,他感到冷,想穿衣服。但是这个要求却遭到了所有围观者的拒绝,他们说,那套真实的衣服妨害了大家对华贵礼服的观赏。

风清扬曾经一度指望师门能够为自己作证,为此他专门从关外赶回了华山。但刚到山脚下,他就意识到这绝对是一个与虎谋皮的打算。很显然,气宗上下都在打算利用自己无形剑气的名声,在新一轮的扩招中压倒剑宗。风清扬看见华山周边各县都在传抄自己师侄岳不群的学年论文,和气宗的多数论文一样,文章题目起得很大,《内力的诗学宇宙》,副标题则是,《风清扬无形剑气初探》。

这个时候风清扬觉得,根本就不是自己会什么无形剑气,而是武林中人用“无形剑气”这四个字,把自己打得落荒而逃。

郁闷中的风清扬来到江南,成天泡在秦楼楚馆里消磨光阴。从后来岳不群和令狐冲的对话里我们知道,华山派的门规本来不许嫖院,甚至可能会对逛窑子的弟子处以死刑。但江南离华山那么远,风清扬的心情又实在过于不爽,所以需要红巾翠袖来揾一把英雄泪,也是可以谅解的。

那一天在秦淮河的画舫上,风清扬碰到了福威镖局的少镖头林镇南。林镇南是林远图的孙子,林远图当年曾以一套辟邪剑法打遍大江南北无敌手,这些都是武林中众所周知的事实。所以一听对方报上名号,出于一个剑客的职业病,风清扬就提出比剑的要求。本来,有人要在妓院里打架,自然是会引起社会骚乱的事。但听了风清扬的话,在场的其他嫖客都只是哈哈大笑,并不当真。因为谁都看得出来,风清扬已经喝得大醉,歪在妓女嫣红的怀里,几乎动弹不得,更别提和人动手了。那个时候林镇南年纪还很轻,才只是不过二十出头,但已经表现出了社交界人士的风范,所以即使对一个醉鬼的荒唐要求,他也礼节性的微笑,再三推辞,最后林镇南说:

“于祖宗传下的剑法,在下倒也不敢妄自菲薄。只是在下内力根基浅薄,如何接得下风大侠名震天下的无形剑气?”

无形剑气这四个字,立刻让风清扬比武的热情变成了打人的冲动。遗憾的是,他潦倒的醉态冲淡了愤怒的表情,林镇南对此并没有觉察,林镇南继续说道:“华山气宗,以气御剑,江湖上谁人不知,哪个不晓?”

风清扬终于忍无可忍:“去他妈的以气御剑,老子是剑宗的,这下你总得比了吧!”

这下林镇南的确没有了推脱的理由,但剑却到底还是没有比成。因为风清扬这句话刚一说完,他就酒劲上冲,一头栽倒,倒在嫣红怀里呼呼睡去。直到第二天午时,风清扬才头痛欲裂的醒来,他摸摸顺袋,发现里面已经没有几两银子,一时不免对晚上鸨儿的态度有点担心,而根本忘了昨天自己还见过一个叫林镇南的人,更不记得自己曾经说过一些什么话。

但这些话却很快传到了华山。剑宗对这个消息惊疑不定,不知道气宗又在搞什么阴谋。而气宗则很清楚自己并没有搞阴谋,所以只能确认风清扬已经给剑宗挖了过去。所以气宗的领导层当机立断:趁着风清扬还远在江南,赶紧把能解决的问题解决掉。

后来的事,就是大家都知道的了。气宗和剑宗火并,剑宗几乎全军覆没,气宗也元气大伤。风清扬愧对师门,心灰意冷,退出了江湖。华山派从此成了五岳剑派中最弱的一门。

江湖人都知道,在华山火并之前不久,风清扬已经声称,自己是剑宗的弟子。火并时风清扬没能赶回,是因为当时他和秦淮河边一个叫嫣红的妓女在搞一起。这件事传播过程中变成了一个有系统的阴谋,到了后来武当的冲虚道长向令狐冲讲述的时候,版本就已经是这样了:

冲虚道:“当年武林中传说,华山两宗火并之时,风老前辈刚好在江南娶亲,得讯之后赶回华山,剑宗好手已然伤亡殆尽,一败涂地。否则以他剑法之精,倘若参与斗剑,气宗无论如何不能占到上风。风老前辈随即发觉,江南娶亲云云,原来是一场大骗局,他那岳丈暗中受了华山气宗之托,买了个妓女来冒充小姐,将他羁绊在江南。风老前辈重回江南岳家,他的假岳丈全家早已逃得不知去向。江湖上都说,风老前辈恼怒羞愧,就此自刎而死。”

风清扬对这个传言很不满意,在江南的那段日子,他差不多天天泡在妓院里,嫣红只是他认识的许多妓女当中的一个,并没什么特殊。但有“无形剑气”的经验在先,风清扬已经很清楚,即使他剑法天下第一,他对这些流言也实在没什么办法。很多人喜欢把权力欲无法解释的事情归结为爱情,这符合他们心目中的浪漫,也是他们想像力的极限。

所以风清扬对自己说,要让他们明白,自己说了那句让师门覆灭的话,仅仅是因为想证明自己的剑法比内功更高,实在是既不可能,也无必要。风清扬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就隐居到了华山后山。风清扬想,自己毕竟也是三十几岁的人了。根据流行的说法,彪悍的人生,本来就不需要解释。

2003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