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英国政府是差劲的魔术师

末代港督肥彭访港时除了谈香港问题外也谈到祖家的乱局,特别是脱欧这场不必要的豪赌。他在党内向来是亲欧派,公投中也大力支持留欧,最终在保守党及英格兰选民力挺下“脱欧”成功,肥彭自然不是味儿。他对发动及支持脱欧公投的保守党高层尤其不客气,访港时作了一个有趣的比喻讽刺他们不负责任。

肥彭说,保守党搞脱欧就如一个魔术师表现“锤仔打碎名表”。魔术师请前排观众把腕上的名表“献出”让他表演,保证事后丝毫无损,花痕也没有一丝,不然他负全责。虽不太情愿,但男士还是把手表小心翼翼交出,魔术师煞有介事的从台的一边走向另一边向满场观众展示名表没花没假,没做手脚。

戏肉来了。魔术师拿出一块红色天鹅绒布盖着手表,再用铁锤使劲砸在盖了绒布的表上。名表“钢水”虽好,在重击下免不了表面尽碎,教人不忍卒睹。接着当然是用魔法还原手表,再交还观众。谁知他把残骸用绒布盖上,念念有词施法一番后打开,手表依然是堆“烂铁”,不管如何还是无法复原。魔术师无奈向观众及物主解释,他忘记了复原的咒语,对不起!就这样,名表就成了废物。肥彭认为,保守党搞脱欧跟这个不负责任的魔法师差不多,都是先砸碎一切却不知如何收复。

肥彭的说法也许有些mean,但上星期五英国首相文翠珊有关脱欧的重要演说却证明肥彭的批评其实啜核又到肉。根据文翠珊的说法,英国希望在2019年脱欧后有两年过渡期,让英国民众、企业、政府有更多时间准备及适应。而为了“引诱”欧盟同意方案,她保证英国会付出可观的分手费(可能高达400亿英镑)及其他该负责的费用。

欧盟公民过渡期间可如常在英国生活、工作及学习不受影响,欧盟法例、判例及欧洲法院的裁决在英国继续适用。英国还会把相关安排写成英国法律以确保它们的法律效力。

仍未有基本框架及路线图

安全事务本来是英国谈判的最强筹码,因为英国军力在欧盟成员中最强大,情报工作及网络最完善,大可以此作工具逼欧盟在其他问题上妥协。可文翠珊为了让欧盟同意有较长过渡时间连这个“必杀者”也自动放弃,表明英国即使脱欧后仍会跟欧盟在安全、反恐上全面合作,不分你我。

种种重大让步为的不过是争取多一点时间作好准备过渡。由此可见英国政府公投前根本没有脱欧的腹稿,这种reckless跟毫无准备就打碎名表的魔术师不是非常相似吗?

最关键的是,说了这许多话,姿态摆了这许多,又四处外访跟欧盟以外的国家如日本、英国、加拿大等探底,可英国到今时今日仍然说不出未来跟欧盟的关系大概是什么模样。文翠珊唯一能说的是,英欧贸易关系既不像欧盟跟加拿大那样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即按双边协议列明那些范围的货物、服务可自由流动,没有列明的则受限制)。挪威或部份北欧国家的模式也不合宜(这模式让挪威等国的货物、服务可自由进入欧盟市场,但需遵守欧盟的规定包括人员自由流动)。简单来说,文翠珊认为关系太疏不对,太紧密了也不行,那什么才是right balance,她倒没有说清楚,教英国人以至欧盟官员得在迷雾中摸索。

文翠珊不肯亮出底牌当然有谈判上的考虑,让英方官员大的回旋空间。但脱欧这回事影响千千万万企业的营运及投资决定,影响百万计上班族特别是伦敦金融城精英的“饭碗”,他们有权尽早知道安排,政府在政治上也有必要调控他们的期望以免想象及现实落差太大,以免引发更大的怨气及反弹。

现在距离脱欧只剩一年半,英国政府仍未有基本框架及路线图,各方只能干着急。这样的表现实在比差劲的魔术师更糟糕!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