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胡平:习思想进党章 想反谁就反谁

俄国作家陀思妥也夫斯基在小说《卡拉马佐夫兄弟》里讲过这个故事:一天,基督返回人世,在西班牙宗教裁判所正猖獗时来到了塞维里亚。成千上万信众立即涌上前去。宗教大法官一眼就认出他是真正的基督,但他仍然以基督的名义指控对方是伪基督,并将之投入监狱。

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假如毛泽东从水晶棺材里爬出来,他一定会指责现在的中共领导人:“你们搞的什么名堂?”而现在的中共领导人一定会赶快捂住他的嘴巴,把他再送回到水晶棺材。

现在,毛泽东思想仍然被写入中共党章,并被列为全党的指导思想或行动指南。但毛泽东早已死了,对毛泽东思想的解释权早已落在现任的中共领导人身上,于是,毛泽东思想就成了现任中共领导人手中揉搓的面团。这就和毛泽东在世在位的时候大不相同。毛泽东在世在位时,只有毛泽东本人才是毛泽东思想的终极解释者。既然党章规定了毛泽东思想是指导思想、行动指南,就意味着,毛泽东说的话就是不可违抗的圣旨,谁反对,按定义就是反党。

据说,文革初期批斗彭真,有如下一段对话:

红卫兵:彭真,你为什么反对毛泽东思想?

彭真:我不反对毛泽东思想。

红卫兵:毛主席说你是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你承认不承认?

彭真语塞。

日前,中共宣布19大将修改党章,确定“要把党的19大报告确立的重大理论观点和重大战略思想写入党章”。由此引出的问题是:习近平思想会写进新党章吗?

自江泽民时代以来,中共把历届最高领导人的政治理念写进党章,并列为指导思想或行动指南,已成为惯例,不足为奇。但同样是写进党章,怎样表述、何时写进,这中间大有讲究。

现行中共党章是这样写的:“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

1、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均写上了姓名,而江泽民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却没写姓名,因此要低一级。

2、在中共话语系统中,“主义”最高,“思想”次之,“理论”再次之,至于“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因为只是某一种思想或主张,就更等而下之了。

3、邓小平理论是在1997年9月中共15大上才写进党章的,当时邓小平已去世。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和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分别在2002年中共16大和2012年中共18大写进党章,列为指导思想或行动指南,那时,江泽民和胡锦涛都已卸下总书记和国家主席职务。这就是说,当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的思想被列为党的指导思想时,他们都已不在位,甚至不在世了,对该思想的解释权都已落在别人身上了。

现在来看19大,习近平的政治理念会以何种方式写进新党章。

1、如果写上习近平名字,那就超过了江、胡。

2、如果称之为习近平思想,那就与毛并肩,超过江、胡,而且也超过邓。从现在情况看,直接写成习近平思想的可能性很小,更大可能是写成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这就低于毛,与邓在伯仲之间。

3、如果在19大上,习近平思想或治国理政思想写进党章,就非同小可。意味习近平在位期间,就使自己的思想成为党的指导思想或行动指南,而习近平本人当然是习近平思想或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的唯一正版。以后,他的政治讲话就成了金科玉律,他想反谁就反谁,谁反对谁就是反党。而此前只有毛在世时享有过如此巨大权力,江、胡、乃至邓,都不曾有过。

2007年中共17大,也就是胡锦涛第一届任满、第二届开始时,他提出科学发展观就写进该次大会通过的党章,但并没有加上姓名,而是挂在党中央名下,且没有放在党的指导思想或行动指南之列;等到五年后的18大,才被列为党的指导思想或行动指南。假如在19大,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不写上习近平名字,只是挂在党中央名下写进党章,且并不放进指导思想或行动指南之列,就重蹈胡锦涛旧辙,毫无突破、毫无新意了。

以习近平现有权势,他显然不会甘心。习近平想的是一步登天,直接把“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放进党的指导思想或行动指南。只是要做到这一步也有阻力,或许最后会采取某种中间形态的表述也未可知。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