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配色

现代华人的色彩学大多全盘接受西方的观念,冷色、暖色、互补色。学美术设计的人,更是以一套西方配色法做为放诸四海百世不移的范本。

第三十五回里,莺儿教导宝玉的色彩观念,也许是华人色彩运用重要的一课。在极度西化的美术领域,莺儿这一套色彩观念,会不会是今日华人美术反省自己传统色彩学的契机?

宝玉说汗巾子是大红的,莺儿就回答:‌‌“大红的须是黑络子才好看。‌‌”

想象一下,大红与黑色的关系,让人想到PRADA的配色,莺儿好像在三百年前就完全懂了服饰名牌的配色法。

下面莺儿与宝玉的对话,今天的美术老师可以拿来作教材。

宝玉问:‌‌“松花色配什么?‌‌”莺儿说:‌‌“松花配桃红。‌‌”

这就是华人传统的配色学,不一定是互补,而常常是对比,接近马蒂斯野默派二十世纪初提出的现代色彩观念。

松花绿要配明亮的桃红,其实一直到今天,民间的庙宇彩绘,或者传统戏曲的服饰里,也还看得到这种配色关系。《西厢记》里的小生。一身松花绿的袍子,但是一掀袍角。就亮出耀眼的桃红襟里。桃红也是民间年节喜庆最喜欢用的色彩,桃红不只是红,桃红有春日明亮的光,明度很高,因此才活泼美丽,充满喜气。

宝玉也懂色彩,他听到‌‌“松花配桃红‌‌”。就赞美一句‌‌“这才姣黠。‌‌”

红绿对比是‌‌“姣黠‌‌”,容易被看到,鲜亮夺目。宝玉接着就想,如果不表现‌‌“姣黠‌‌”,不想那么‌‌“炫‌‌”,想要低调温和一点,要如何配色?他就接着说了一句‌‌“再要雅淡之中带些姣黠‌‌”。这像是颇难的美术考试了,然而都难不倒莺儿,莺儿很快胸有成竹地回答‌‌“葱绿柳黄可倒还雅致。‌‌”

‌‌“雅致‌‌”是优雅低调,含蓄内敛,不能像‌‌“狡黠‌‌”那样扎眼。所以‌‌“葱绿‌‌”‌‌“柳黄‌‌”是调和色,两种彩里都有不同层次的‌‌“黄‌‌”与‌‌“绿‌‌”,构成谐和的色谱。

古今中外配色的美学千变万化,西方昂贵的服饰名牌常常靠独特的配色法让人惊譬,大笔大笔赚钱。莺儿如果生在今日西方,一定是名牌服饰界最抢手的名设计师了。

 

关键词: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